• 电话咨询

  • 8111188
  • 8111199
  • 3648405

美联航事件背后 | 好人为什么会作恶?

2017-04-15 16:29:34 来源:榆林心理咨询 浏览:644

美联航事件发生后,大多数人都把愤怒指向了航空公司暴力赶客的无情,但很少人去思考,究竟是什么,让本身也许并不坏的飞机乘务员叫来了航警,而航警强行“拖拽下机”导致乘客受伤后,美联航的人依然认为:

 

“当值乘务什么都没做错,她们完全按照程序来的。”

 

遵守程序,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成行恶的借口。

 

著名作家思想家阿伦特女士把它叫做“恶的庸常”(the banality of evil)。当我们熟识一种环境后,当我们做服从者太久了以后,我们常常忘记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人,忘记我们的价值观与良心的优先级。

1.

冷血的“程序”? 

 

这两天比较大的新闻是关于美联航的乘务员叫来芝加哥机场的航警,从客舱里拖走69岁的医生陶戴维的。

 

新闻刚出来没多久,我跟我的一位美联航工作的朋友聊起这个事儿来—她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好人也是一位忠诚的员工—她跟我说:

 

“当值乘务什么都没做错。她们完全按照程序来的。”

 

当时所谓的程序是:先请乘客“自愿”接受代金券赔偿(注1),自愿下飞机。从400代金券给到后来的800,但还是没人要。按程序,如果没有人自愿,就“随机”抽。

 

被抽到的乘客就必须被下飞机。但问题是,美联航在这里就错了,“被拒绝登机”的定义实际上是指发生在登机前的,在这里并不适用。

 

在乘客被拒绝登机后,美联航就让乘务员叫航警来把他们带走。一般情况下,普通人就乖乖走了,因为在美国,抵抗警察的权威是很危险的。而事件中的这个乘客不配合航警,便被航警拖走,中途因为争执而受伤。

 

事情一出,乘客满脸带血被航警从机舱里拖出去的画面,让美联航缺乏人情味的“程序”成为众矢之的,人们纷纷指责美联航冷血。

 

CEO的信出来了,一开始说这种做法是完全符合程序的。当然,再过了几个小时,全世界群情激愤,CEO重压之下,改了口气。

 

其实不用我朋友强调,我也相信当值的乘务人员是完全按照她们理解的“程序”完成任务的。在这个“程序”的两边,一边是愤怒的乘客,另一边是觉得自己非常冤枉的乘务人员和美联航全司。

 

2.

一个好人是如何作恶的?

 

其实人对于权威和程序的服从,容易到你根本无法想象。

 

我想起一个心理学史上非常有名的一个实验,“米尔格兰姆电击实验”。

 

这个实验是这样的:参与者被一位实验工作人员扮演的老师告知, 在隔壁房间里有些学生(也是实验工作人员扮演的)在做字意搭配练习,如果学生做错了,参与者就要在“老师”的要求下按电击控制器,电击那间房间的“学生”。

 

每逢做错,电击的伏特数就不断加码,从15伏一直到450伏(足以电死人),这个过程中,参与者们一直能听到隔壁房间里越来越凄厉的惨叫,还有,惨叫的戛然而止。

 

有参与者在过程中产生了“良心的拷问”,但老师不断说,“继续”,或者说“继续,这样做是对的”。结果是,65%的参与者都从头到底完成了实验。

 

还有彩蛋:很多参与者做完了高高兴兴地走了,并没有去隔壁房间看一下那个“学生”怎样了,电死没有。再加个彩蛋:米尔格兰姆把这个实验加以修改又做了20多次,结果都是差不多:大多数人都把它从头做到底,那些“学生”的死活并没有影响他们。

 

大家看到这个实验和美联航事件的相似之处了吗?

 

当初米尔格兰姆做这个实验的时候,适逢纳粹杀人魔艾希曼(Adolf Eichmann)在经历了漫长的法律程序终于上了绞架。美国人与德国人之间本是兄弟情谊,美国的早期移民中很多是德国人,所以大家完全不理解德国人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。这真是人性悬而未决的谜:

 

今天你走进以色列的大屠杀纪念馆,一路走到底,有一个大大的“WHY”字高悬在空中。真的,为什么啊?

 

但在当时,是真的有“理由”的。比如,希特勒说,因为犹太人一直出卖德国的利益,扰乱金融秩序,使得德国无法实现伟大复兴的梦想。比如,希特勒说,为了人类和地球更美好的未来,咱日耳曼人要有勇气承担起优化人类,创造美好,及消灭那些带着恶的传承与文化的传播的责任。听着是不是还“挺有道理”的呢?

 

所有的恶,都是那么一个“有道理”的领导人振臂一呼,把那些夹带着恶的目的美美地合理化之后,然后有很多觉得有道理的“跟随者”呼啦啦跟着一起完成的。

 

3.

跟随,是生而为人的“缺省设置”

 

做“跟随者”是很容易,很舒服的。“不用承担责任”,解除了很大一个现实与道德焦虑之源。

 

从心理学和进化学的角度来说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跟随者。

 

当我们刚生出来时,我们就会跟随母亲的表情照做,还会跟随母亲的目光而转移。诺贝尔获奖者Konrad Lorenz,发现鹅刚孵出来,就会跟着第一个会动的东西走。很多其他动物,包括小孩子,也体现了相应的特质。

 

跟随,简直可以说是生而为人的“缺省设置”。以服从为天职的士兵,是跟随的极端表现:命令之下,一切之上。而兢兢业业完全照章办事的美联航工作人员,也是认真的跟随者。

 

说起来,我也曾舒舒服服地做过跟随者。

 

我以前在一个大银行里工作,在我日常处理的业务里有那么一个事,就是回复银行职员给公司提的各种改进意见。其实我是很喜欢看这些信的,但每次我去老板那里汇报的时候,她总是说,我们并没有资源做这些改进的事儿。

 

那我可怎么回复他们呢,我问老板。老板说,你就说,我们收到了,正在努力集结资源做这些事。这样也对得起他们的好心,而且我们也没说瞎话吗。于是,我就认真地这样回复。到后来,我就一直这样回复,再也没有想过为什么。

 

当我刻板地回复那些信件时,我心里居然产生了恶的快感:提什么意见,你以为你算老几哼哼。 


请允许我黑暗地揣测一下,美联航的工作人员,看到那个老头儿被拽出去的时候,心里多少都有点吁了一口气的快感吧,而他脸上的血......嗯,关我啥事

 

我们日常的平庸服从,给我们带来的后果也是巨大的,那些挫败感,沮丧感,麻木感,以及没有了责任焦虑后的对未来的恐惧……

 

著名作家思想家阿伦特女士把它叫做“恶的庸常”(thebanality of evil)。当我们熟识一种环境后,当我们做跟随者服从者太久了以后,我们常常忘记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人,我们的价值观与良心的优先级。

 

你要问,有什么解药吗?其实我也不知道,假设有人知道,也许世上可以再也没有战争了。毕竟,世界上大多数人,都是跟随者。毕竟,在跟随的位置,拒绝服从,是要付代价的。

 

比如,也许当天有人站出来说,不要把他拖下去吧,我们再想想办法?轻则被急着飞的同僚骂,重则被扣了奖金丢了职位。也许这条新闻是没有了,但代价是一个人的职业生涯。

 

所以我们较少看到反抗,较多看到服从,和过度的服从。

 

4.

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

 

那么,如果你确实不想如此,有什么可以试着做的吗?

 

姑且试试这些吧:

 

一是培养对潜在的受害者“设身处地”的能力,就是所谓同理心(Empathy)。

 

同理心是情商的一种,天生的成分多,后天也是可以训练的。假如你是一个天生同理心很强的人,不要压制它,把它释放出来,是给自己和世界的一个礼物。有同理心的人,看天看地看人,都会多了一层温柔的色彩。

 

二是发现和放飞自由的心灵。

 

我们每个人在成长的岁月里,都被各种角度来的力量扇过耳光。不要这样,不要那样……不然就怎么样。这些力量,让我们放弃了成为自己原本模样的可能,以方便更好地训练我们服从。

 

服从久了,我们像去掉裹脚布的金莲,不记得脚原来的模样了。但就从今天把小鞋脱掉吧,让脚能长回来多少算多少。一个心灵自由的人,才更有可能在决策的时刻忠于自己的智慧与良知。

 

三是做自己的领导。

 

胡适在《介绍我自己的思想》里说,“世上最强有力的人就是那最孤立的人!这也是健全的个人主义的真精神…… 你们要争独立,不要争自由。不要争自由,自由是针对外面束缚而言的,独立是你们自己的事,给你们自由而不独立,仍是奴隶……我只希望尽我的微薄的能力,教我的少年朋友们学一点防身的本领,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。”

 

虽然你也许在工作中,在社会里,并不是个“领导”,但你仍然可以是自己的领导,做一个有独立而丰富的内心,不受人惑的人。

相关评论
姓名:*
  联系QQ:
  邮箱:
  个人主页:
评论:*
验证:* 看不清?点击换一个

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 

点击排行
   摆脱“小我”控制的七个步骤
   男子洗澡不避母亲 妻子怒而离婚
   三八妇女节,研究会为榆阳教育工会组织
   中学生偷换升旗仪式讲演稿 当众讨伐教
   媒体关注被冻僵“研究生流浪汉” 复旦学
   工作压力在活动中释放,心理素质在游戏
   青少年心理素质团体培训班报道
   周维林在榆林市第十中学作心理讲座
   农民砸锅卖铁供儿上大学 儿子毕业工资
   15岁女生杀害奶奶的悲剧再次敲响家庭教
咨询师介绍 - 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下载中心 -在线报名 -在线留言
联系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- 在线QQ:676869706
Copyright 2018,榆林市心理学研究会 版权所有 电话:0912-3648405.后台管理  技术支持:云企网络